高考新闻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各地高考 > 山东高考 > 高考新闻>正文

山东单县高考志愿篡改案宣判:被告人被判7个月

【高考新闻】 2016-10-26本文已影响

  今天下午15时,菏泽单县高考志愿篡改案宣判,被告人陈某被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,被告人对判决没有意见,不上诉。

  晴天霹雳!要报志愿发现已经被录取!

  让我们把时间回到2016年的夏天,高考成绩公布之后!


  小田,菏泽单县一中毕业生,2016年高考成绩531分。按照计划,小田打算报考本科二批次的江苏警官学院。然而,7月23日这天,小田准备网上填志愿时,却发现一直没法登陆填报志愿的界面。

  小田说,自己登了几次,都是这种情况。然后去录取查询页面,输入准考证号一查,结果显示,自己已经被潍坊学校免费师范生提前录取了!

  小田告诉记者,他当时整个人都蒙了,因为自己根本就没填过志愿。难道说有人报了自己的志愿?

  小田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马上和家人来到单县教育局招生办公室。单县教育局招生办公室主任时华南说,之前县里没听说过有这种事,作为招生主管部门,他们也是第一次碰到。核实情况后,时华南建议小田马上去县公安局进行报案。

  难以置信!班里4个学生志愿被篡改!

  无独有偶,差不多同样的时间,小田的同班同学小许发现,自己填报的志愿也被人改了,不过他被录取的学校是山东女子学院。小许说,简直难以置信,自己就没报过这个学校,但是却被它录取了。

  因为嫉妒 他篡改了同学的高考志愿!

  一个班同时有两位同学的大学志愿被篡改,这是为何?单县公安局网监大队中队长朱瑞玉说,他们接到报案后立即展开调查。经过缜密侦查,最终,民警锁定了嫌疑目标:小田的同学陈某。民警陈某传唤到到公安局进行询问,很快,陈某便承认了这个事实。

  警方在调查中发现,除了小田和小许,陈某还篡改了另外两名学生小朱和小凡的高考志愿。单县公安局网监大队中队长朱瑞玉说,这个陈某一共进入了五个同班同学的报考系统,并篡改了其中四个人的志愿。到第五个同学的时候,他发现,这个人的分数比较低,这才打消了他改志愿的念头。

  然而,根据警方分析,陈某所填报的志愿和被篡改的四名同学的志愿并不不存在竞争关系。那他到底为什么要篡改别人的高考志愿呢?经过审讯,陈某交代的原因让人吃惊。

  单县公安局网监大队中队长朱瑞玉告诉记者,据陈某自己交代,他的成绩没有这几个人的好,他就有一种嫉妒心理。再一个他认为别人和他有矛盾,所以,就有一种报复心理。

  非常震惊!“我们跟他没有矛盾!”

  因为这几个微不足道的理由,就篡改别人的高考志愿!对陈某的这种做法,小田他们表示非常震惊,接受不了!而且几个人都强调,跟陈某没有过节,也没有矛盾,这完全是陈某自己认为的。

  小田的姑姑也很不理解,在她看来,一辈子同学三辈子亲,无冤无仇的,怎么就能干出这种事来。

  据了解,高考志愿填报系统需要用户名和密码才能登陆。最初,学校给每个学生的用户名设置了一套相同的初始密码,并提醒学生要修改。可是不少学生没有当回事,并没改过密码。这次被篡改志愿的四位考生就是犯了这样的错误,才给了陈某可乘之机。

  刑事拘留!五个人命运因此发生转折……

  让人感到悲哀的是,篡改同学志愿的陈某,是单县一中高三32班的插班复课生。他今年高考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--521分,已经收到了长春工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。但是,拿着这份录取通知书,他却因涉嫌侵犯通信自由罪被刑事拘留。当地教育部门也向山东省招生考试院进行了汇报。

  而被他篡改了志愿的四个同学,命运因此发生了转折! 超出一本线30多分且服从调剂的小凡有可能被青岛科技大学录取, 结果却上了山东理工大学。 高出一本线19分的小朱很有可能被国家重点学校新疆大学录取, 如今却上了烟台大学。 一直梦想当警察的小田, 很有可能被江苏警官学院录取, 如今却成了潍坊学院免费师范生。 而小徐也因志愿篡改, 被山东女子学院录取。

  公开审理!面对悔过书 学生和家长表示不接受!

  10月17日, 单县法院公开审理了这起案件。因为嫉妒, 此时本应坐在大学课堂上的单县一中毕业生陈某, 却因涉嫌篡改同班四名同学的高考志愿,坐在了被告席上。

  庭审期间, 被告方没有在篡改志愿事实方面做过多申辩, 而是将重点放在了悔过以及争取宽大处理上。

  据小田的姑姑说, 被告方向法院提交了一份陈某所在村庄的联名证明信, 证明 “陈某没有前科, 尊老爱幼……” “庭审结尾, 陈某也念了一份他自己写的”悔过书“。大体的意思就是承认所犯的错误, 希望再给他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。 ”

  但是,对于这些,被篡改志愿的考生和家长们却表示不接受。因为他们并没有看到陈某真心悔过, 以及他的父母对孩子所犯错误而该有的歉意。

  小田的姑姑说, 孩子小, 不懂事, 还能理解。 然而, 在篡改事件发生始末, 陈某的父母不仅没有登门道歉, 甚至没打一个电话。 即便在庭审前后, 陈某父母面对他们考生家长, 也没说一句话。对于陈某他们庭审现场的各种忏悔,小田的姑姑强调:“陈某与其父母需要忏悔的对象是我们的孩子, 而不是法庭。 ”

【高考新闻】图文推荐
网友评论
【高考新闻】精华文章
【高考新闻】热门文章

Copyright © 2006 -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

高考之家 版权所有

回到顶部